行业新闻

YB亚博:今春普洱茶原料减产,价格到底是涨是跌?

今春老班章“茶王树”炒作忽然哑火,正是小众市场信心不足的外在表现。   谷雨节气一过,春茶即将趋于尾声。山头茶的热度还未上来,就悄无声息地切换到了“春尾茶”模式。   这两天,朋友圈有关普洱茶“减产”的消息一波波涌现,像极了2016年、2017年春茶季的场景。公开发声的多为茶商或“业内人士”——年年“减产”,年年涨价,身处其间的每一位利益攸关者,显然最乐意看到、听到这样的“利好”消息。   作为山头茶风向标的老班章,原料价格涨跌可以说是行业走势的缩影。据老茶鬼掌握的第一手资讯,今春老班章混采毛茶价格维持在6000-8000元/公斤,古树价格在12000元/公斤,单株在18000元/公斤左右,基本上与去年持平。但由于开年以来持续干旱,春茶减产比较明显,客观上扼制了原料价格下滑的态势。   老班章寨子一位不愿具名的茶农说,她家的春茶产量较上年同期减产约3成,靠老客户帮衬,已经销售得七七八八。售价还是跟着大行情走,寨子里的茶农并未因为减产就随意抬高价格。昔归,同样受春旱影响,春茶减产也有3成左右。昔归一位刀姓茶农表示,目前昔归古树毛茶价格在5000-6000元/公斤之间,单株可以卖到8000元/公斤。混采的便宜一些,价格也能去到1300-2000元/公斤,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。   虽然今年各大知名山头春茶原料都有不同程度减产,但与之对应的是散客数量的显著萎缩。有昔归茶农表示,往年合作过的收藏客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下订单,“家里已经积压了几十公斤单株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   以往主要依靠散客拉动的名山古树原料消费势头减缓,迟迟等不到买家的茶农只有调低心理预期,降价出货。按照往年惯例,每到四月底、五月初,当季新茶的价格会趋于稳定,再不出货就只能当雨水茶卖了。也正基于此,近期知名山头的茶农心态表现得十分纠结,仅凭“减产”的理由显然很难绷得住价格,四月下旬这十多天将是很难熬的一个时段。茶农家里正在摊晾的鲜叶。(老班章茶农供图)   显而易见的是,热门山头偶尔闪现的炒作亮点,已无法掩盖普洱茶整体行情下滑的态势。春茶后市,茶农与品牌厂商的博弈将陷于胶着状态。由奢入俭难,习惯了高价的知名山头要放低身段并不容易,只能靠市场的力量自发调节。随着散客力量的退潮,盲目跟风的二三线山头原料价格会有较大的下探空间,市场的两极分化态势更加凸显。   老班章“价格稳定”的表象,只能说明以此为代表的高端消费需求依然存在,但并不意味着原料价格还可以无限制上涨。今春老班章“茶王树”炒作忽然哑火,正是小众市场信心不足的外在表现。原料是减产了,散客数量的减少无形中也消解了名山茶的稀缺效应。   勐海一位茶厂老板认为,明星山头茶历来不缺市场,但品牌间争夺激烈;二三线山头古树茶原料价格虚高,处境最为尴尬。茶商要走得起量,后续还是要在个性品饮消费领域深度挖掘,弱化山头概念才有出路。
上一篇:YB亚博:2019第三届昆明春茶周活动启动 云南69个著名山头春茶价格都在这 下一篇:YB亚博:在芳村,多少人是打算做一辈子茶的